st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在IBM当工程师的那些事儿》 1019 职场心得(1)

《我在IBM当工程师的那些事儿》 1019 职场心得(1)

周全培训坊来自IBM的最佳实践2021-08-02 16:50:48

【骑摩托相送】

上期讲到在重庆长江大桥南侧的一起交通事故,让整个大桥双方向的交通瘫痪了。我正在焦虑发愁的时候,就听牛强对邹晴说“你在这里陪周全等一下”,然后转身就向大楼后面跑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辆嘉陵摩托驶过来停到我和邹晴身边,一看是戴着头盔的牛强。他对我说,别担心,我骑摩托把你送到江北岸再打车。于是,我把Thinkpad包斜挎在肩上,坐在牛强的身后,一只手提着拉杆箱,一只手抱着牛强的腰。从人行道上驶过事故地段,然后上了大桥,一路疾驰就到了长江北岸。

接着,牛强又冲着堵在向南行驶的车流中的一辆空的奥拓出租车招手示意,小奥拓立刻心领神会,掉头过来停在路边。我连忙从牛强的嘉陵后座下来,把拉杆箱放入奥拓后备箱,然后冲牛强挥挥手连声说多谢多谢,钻进奥拓车。随后是一路飞驰,及时赶到了机场。


当年重庆满大街的是这种奥拓出租车


在奥拓车里我对自己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重庆工行这么好的客户,咱得努力做好,辞职的事就先不想了。回去尽可能地从Jerry那里多找人来进行安装VSE的工作,这里也是非常好的学习的地方。

人的命运真是不好讲,如果当年全哥不是先去重庆工行,而是与先跟着Johnny去成都工行,估计结果就是大相径庭了,也许和僧伟利一样“撤了”。



【职场心得(1)

写到这里,全哥写一段自己的职场心得,算是送给读者群中那些刚刚入职场不久、如我当初一样还在迷茫阶段的全粉们。、

“给你一个点,你可以连成一条线”

以我当初的系统工程师的角色来说,IBM内部的专业分工是比较细的,跨专业的学习和交流并不多,也不可能很深入,因为大家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忙得不可开交。

比如说我们主机的硬件工程师吧,他们主要的关注点是各种硬件设备的安装和维护,发生故障后的排查和备件更换,往往安装完硬件设备,上电自检通过就OK了,然后就奔赴下一个客户去了。

他们很难有机会看到,系统工程师能够看到的操作系统、中间件软件;而我们这些系统工程师,只要你有足够的兴趣和好奇心,你就可以向底层去看,客户机房里面各种设备之间的电缆是如何联接的,机房的空调是如何安放的,不间断电源又是用的那家公司的(就是在重庆工行我知道了有梅兰日兰这么个的UPS不间断电源高端品牌,而不是当初在中关村看到的那种小儿科的UPS),甚至地板通风的设计都可以观察了解的到。


客户机房里面的梅兰日兰UPS不间断电源


同时由于我们的系统上面一定是要运行客户的应用程序的,于是向上我们有机会能看到客户的各种应用是什么,每天都有多少笔交易发生。

再向更上一层,甚至可以“触摸”到银行的业务运作流程等等。

比如,我就是那年在重庆工行、成都工行,发现他们当时的每天各个支行和储蓄网点的会计业务报表,都是在计算中心的主机房,由IBM的行式打印机,或者庞大的激光打印机(个头可是HP办公打印机的10倍不止哟)在夜里统一打印出来的。



IBM 6262行式打印机,每个字母是敲击式的锤子,每个字母都配好几个


IBM的InfoPrinter 激光打印机---庞然大物,1分钟500页以上

然后,操作员把报表按照各个支行和储蓄网点给分好了,放在机房门口的一排柜格里面。

次日清晨在上班之前,会有一批来自各个支行和储蓄网点的“通信员”来到机房门口,他们都每人背着一个大的黄挎包,把一摞一摞120列宽的报表放进挎包里面,然后骑着摩托车或自行车,返回自己的支行或储蓄所。这也给全哥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


当年,银行储蓄所的通信员们就是背着这种书包到机房门口取报表


后来工行有个分行的应用科长还给我打电话,问我们IBM可否安排技术人员给他们开发报表下传的应用程序,预算是60万,可惜我们IBM系统服务部认为这不是我们的主业,钱又太少,就没有承接。

最后工行的应用人员自己开发出了报表下传的应用程序,于是这种每天清晨在机房门口取报表的情景才消失了。

科技就是如此,通过不断的进步和创新,改变着许多人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使得一些工种消失,有催生出一些新的工种。



所有这些行业知识对于技术背景的新人来说,都是无价之宝,是未来走向技术管理岗位,乃至高大上的顾问咨询职位非常重要的坚实基础,从某种角度来说甚至超过了技术本身(比如编程技巧、系统安装技能等等)。



从一个系统工程师的点,可以上下看到的不同领域的知识经验


而获取这些知识经验的出发点一定是好奇心和兴趣,而全哥当初也确实没有高瞻远瞩地想到,日后这些知识会排上用处。

当时就是好奇心和兴趣,加上程序员的“职业毛病”,总想知道调用的“子程序”内部是怎么实现的,主程序又是如何执行的,呵呵。

于是从自己所站着的点出发,向下探索,再向上探索,想知道这庞大的银行系统是如何运作的。

加上又遇到重庆工行从硬件科、到系统科、再到应用科这三位科长如此热情和开放,实在也是我的运气好。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IBM那个时候也的确是够“黑”的,机器设备加上操作系统的价格不但十分昂贵(据说比在美国本土的价格要高出一倍不止),还把自己的不够资格的新人(类似全哥这样的菜鸟)当专家送到客户现场,通过客户的系统来学习成长,最后还要向客户收取高额的服务费,真是里外里“赚了一个来回”。

更狠的是,还时不时的把客户内部的一些技术人员挖过来为己所用,我们后来的一些主机工程师就是从银行IT部门挖来的,呵呵。你说当年这IBM在中国得赚了多少呀!

当然,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都没用30年),如今已经完全倒过来,中国的各家银行纷纷从IBM挖人才,各个民营企业也大举从外企网罗人才,各大咨询公司的顾问们,常常做着做着就反客为主,变成客户中的一员了,回味起来实在是有意思。



扯远了,回到正题,我回到北京向Jerry汇报,并说一定要多安排人手,一方面可以体现我们对重庆行的重视,一方面可以把重庆建成我们的学习根据地。

Jerry也似懂非懂地没明白“根据地”是个啥东东,估计台湾当时的课本里面把我们的根据地称作“共匪盘踞地”吧,瞎猜的,呵呵)。

总之Jerry接受了我的请求,说:好!除了李建中(Jack)之外,再给你安排两位美女主力。

我一听大喜过望,欲知Jerry给我调配这两位主力是谁,请在三天后继续关注《1020 IBM的“壳”,微软的“芯”》



阅读以往的连载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公众号里面回复文章序号,例如: 1000 , 1001,1002……,1016,1017,1018,1019 系统会给您提供相应的章节。以下是已经发表的章节目录:

1000】楔子

1001 IBM不会总有空位子

1002】井盖为什么是圆的

1003】终于拿到IBMOffer

1004】艰难的赎身历程

1005】一切归于零

1006】最后通牒

1007】魔鬼训练营1

1008】魔鬼训练营2

1009】魔鬼训练营3

1010】魔鬼训练营4

1011 Jerry轶事

1012】初见主机真面目

1013】客户趣闻

1014】同窗赴美

1015】好友离职

1016】VSE团队的构成

1017】山城重庆

1018】高规格的客户会议

1019】职场心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