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当前位置:首页 > 近期新闻 >生活啊,都麻烦

生活啊,都麻烦

JESSYandDENNY2022-01-15 15:04:32




emmmm,万事开头难。所以开头这第一句话,我可能等到发送的那一秒还没想好要说啥。


因为最近有个朋友说我好像消失了一样,是时候说说最近的生活了喂。倒着说吧。



我最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死命推荐大家去看《人间世》。我可能真的有点跟不上时代,不看偶像练习生,不看街舞,偏喜欢记录片。


《人间世》是导演在医院驻扎了两年拍的一部关于医院的纪录片。有些许太过于真实,少了很多皆大欢喜的美满结局,更多的只有妥协,无奈,尽力后的无力回天……


第一集中,24岁急性患者的父母一直念着“他才24岁呀,求你们救救他。”主任在联系血库时说的也是“24岁呀,太年轻了,求你们帮帮忙,再给两个血。”可惜那个24岁海鲜中毒导致的胃急性症状的男孩子还是没能抢救回来。


另一个印象深刻的点是关于器官捐赠的。我国从2015年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作为主要器官移植来源。在对着那份需要自己亲手签下“放弃治疗”的协议,那位当了几十年兵的父亲一直下不了笔,因为签下这几个字,说明放弃对脑死亡的儿子的继续治疗,并且捐赠儿子所有能用的器官。最终,这对伟大的父母还是同意捐赠了将儿子的器官。七个器官,救了六个人的命,让两个人重见光明。


一共十集的记录片,每一集都值得认真安静地看一遍。


推了这部纪录片给其他人看,不同于知乎上大家对这部片的一致好评加煽情感慨,有认真去看的朋友都没有给我到真正的反馈。直到Jessy说她不敢看,原来与最亲近的人都不怎么敢提生与死。


连最好的朋友,都不会想聊天的话题放在“疾病”、“意外”、何况是“死亡”上。我们会被陌生人的故事感动,为陌生人的处境担忧,但我们从不敢把别人的处境往自己身上套。故事听听就罢了,一时的触动也只能维持这一时。



前天晚上在六号线,坐我旁边的男生微醺,抱着书包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植物园站,看到他迷茫的眼神,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坐过站了。他在植物园站下了后便往对面反方向的地铁等待处走去。


还好,地铁还没停运,坐过站了重新坐回去就好了。


出地铁口回学校的路上,有辆救护车经过,大概是要去附近小区的,却被路口的关卡卡住了,等了挺久,才有保安慢悠悠过来了解情况。


可是,有些事情是等不得的,慢一秒都可能是不一样的结果。


习惯了几天朝九晚七,朝九晚八的生活,我知道在晚上七八九点地铁上的人才是最轻松的,忙完了一天的工作,错过了下班高峰期拥挤的地铁。暂时关掉不得不时刻警惕,思考的大脑,把手机里的信息告知全都整理完毕。终于可以戴上耳机,对着一群陌生人面无表情地站着或是坐着。


我像每一个知道社会很残酷却不曾知道它有多残酷的你我他一样,开始慢慢去尝试。把自己有趣的经历share给别人真的可以收获更多个更有趣的故事。


青姐说的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有时候要多做一点,只要不是太过于热情得让人害怕,多尝试都是可以的。”


有时候难免会犯错,至少还可以弥补。做好每天的工作确认,一份份都留在手机备忘录里。我还学会了对于任务进行轻重缓急判断取舍,不过我大概是被招进去的第二条金鱼吧,蒋鑫如果一个小时内的信息会记不清,那我可能十分钟就能忘得一干二净,所以文件传输助手里面全是零碎的消息记录和待完成事项,还有各种便利贴上巨丑的字。当然还有那台和我没有缘分的打印机。



其实我开学前后那段日子还看了一部韩剧《名流真相》。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想不起来情节了,我大概真的是金鱼吧。


过年前和布丁去的广州塔,其实那次也是我第一次特意跑去看亮着的小蛮腰。最近都没有去哪里玩,好久没有去大学城了,一直搁置的夜游珠江,到现在都还没去的广州图书馆。


最近最想做的事情是吃芝士焗番薯还是番薯焗芝士,我忘记它的名字了!


还想找找以前的经典影片再看一遍,比如《霸王别姬》,再看一遍又一遍。时间过得好快,Leslie已经离开了十五年。只是逝者已矣。


所以,好好活着的我们,有得选,也就别抱怨太多选择啦。所以别怕麻烦,认真过下去。




最后还是推荐大家去看《人间世》

看张丽君的故事

头尾的图片就是视频的截图

晚安

慢着

噢,开头结尾这两张是Jessy写的

好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