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得解放 创新有未来每周一书

方塘智库2021-02-21 14:48:06

文丨叶一剑 方塘智库创始人


客观的讲,通过任何一个单一线索来进行一个国家较长历史时期内的变革本质进行梳理,得出的结论距离绝对的真实都是不可能的,但并不意味着这一线索和结论就没有借鉴价值。


更何况,这样的变革本质梳理以及可能呈现的故事化和样本化的叙述风格,总是可以将复杂的变革讲的简单明了,轻松愉快,文本优美。


《工匠精神》就是这样一本书,作者将工匠精神定义为“缔造伟大传奇的重要力量,并认为通过工匠精神可以洞悉美国百年创新史的内核,工匠精神是一种信仰,是一个国家生生不息的源泉。


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对让全球追逐的美国创新密码的一个判断,而且,本书还用了一系列美国著名工匠的故事和很多创新案例来对该判断进行诠释。再加上在国内随着互联网的火爆,不知道什么时候“工匠精神也突然火了起来,并被引申到互联网经济发展中的制胜角色。这本书的畅销也就很好理解了。


本书作者是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英语专业、畅销书作家、《滚石》杂志特约编辑、《人物》杂志特约撰稿人亚力克-福奇。


当然,这样的一些头衔,并不能让我轻易地相信他真的有能力将一个一直被关注、一直被研究,但一直没有人说得清的美国创新的本质和核心逻辑,在一本书畅销书中讲清楚。还好,他还有一个投资研究公司创始人的身份。


1 PARC与大企业创新的窘境


在本书所涉及的案例中,有一个让我特别印象深刻,那就是著名的施乐公司的创新实验室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PARC)。


在过去50年里建立的所有企业研究所中,该研究中心被认为是最有前景的机构,在全盛的时期,显露了一种独特的开拓精神。


但遗憾的是,后来这个机构的结局成了证明公司内所有形式的工匠行为最终都会以停止和失败告终的最好例证。


在研究者看来,PARC之所以举世闻名,是因为它吸引了各个领域最好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并让他们能够尽情地发挥自己的创造力,不必担心来自母公司的压力。而之所以能够这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施乐最初打算按照大学研究院而不是公司研究院的形式打造PARC


这想想都让研究者神往,并进一步确立了对优秀工程师的吸引。而这些最优秀的工程师和科学工作者也确实用自己的成果证明了这个机构的前瞻性和未来价值。比如,在这里最先研发出了包括激光打印机、以太网、光盘、液晶显示技术在内的现在看来对科技和商业变革产生巨大影响的技术的。


可是,不幸的是,“施乐从未成功的将这些产品商业化,我们看到的真实故事是,IBM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最早进入激光打印机市场,施乐虽然比IBM提前5年开发出了自己激光打印机,但管理层因为成本的原因一直没有推向市场。随后,思科系统和3Com公司进入了网络硬件市场,而施乐公司一直选择将这项技术保密。


更遗憾的是,后来施乐公司的高管们与PARC的科学家们的分歧越来越明显,分歧的根源不是因为这些科学家们无法创造最前沿的技术,恰恰是因为他们开创了这样技术。


“高管们认为技术变革必须受到监督,不能让它破坏公司的商业计划”,施乐需要能够保护他们的产品线,面临最小的竞争威胁。但这些最优秀的工程师们更愿意专注于创新和机会本本身,相信“预测未来的最佳方式就是创造未来”。


所以,结果就是,出现了很多的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案例,也就是发明诞生于PARC,但是发明的商业化成功却在施乐之外,直到施乐的管理层再也不愿继续这样的工匠资本的滥用。


而且,直到今天,我们看到,大型公司都不再允许他们的研究力量去开发那些和他们具体的预期上市的产品无关的技术,纯粹的内部创新实验室也越来越无法真正的存在了。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创新资源和机会被更行各业变得越来越大的企业所垄断占有,使得既有产品的对颠覆性创新的发生占有压倒性优势,这一度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创新形成了挑战这让国家的创新陷入了停滞,企业不断炮轰那些他们认为会给他们现有业务带来威胁的新创意。


不过互联网的普及和社会资本的丰富已经开始打破这种阻碍,哪怕是作为一个创客而进行的创新实验,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方便的获得全球资源的整合,并顺利的拿到投资,找到生产厂,并便捷的分发到消费者手里,所以,我们看到一些传统的保守企业和势力,在一夜之间被颠覆,个体的创新能力正在被释放


2 个体解放与工匠精神的重拾


个体创新力量的崛起,已经成为共识,这在安德森那本《创客》中已经有了很充分的论述。


但事实上,我们一方面必须越来越严肃的承认,创新的主体不再是企业,而是一个又一个的个体,同时又必须承认,尽管创新通常首先来自个体的意愿,但真的完成一个创新技术的开发指导真的作为产品改善人的生活,却是一个充满了太多不确定性的过程。


这样的不确性曾经并依然让很多的大企业对道义上充满正当性的创新说不,并想方设法去阻挠。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企业从财务成本上考虑总是希望自己既有的产品生命周期可以不断延长下去,持续的获得利润,有时候更是因为,这些企业很清楚,“无论公司的孵化器多么庞大,资金多么充裕,它仍然是一项充满风险的事业


所以,我们看到很多伟大的发明家在商业上并没有能够像自己在发明领域一样功成名就,包括像爱迪生那样的,一直对商业以及自主商业充满热衷的发明家,其商业故事的颠荡起伏,并非像他的发明那样广为人知。


从零开始的技术和商业传奇,总是需要一个正确的人在正确的时间获得了正确的工具,而且,除此之外,“还要感谢那些投资者,以及不得不提的运气的成分。这就需要一个创新的温床体系来提供系统的支持。


在本书中,作者乐观的提出,美国的一些“创新中心已经知道了一些很多大型公司还不知道的东西:发明是特殊的、困难的、有趣的、令人沮丧的。而美国人经过正式培养,具有物质刺激,非常适合追求创新。世界上很少有国家能够同时拥有孩子般的天真好奇和加尔文主义的工作道德,以及近乎无限的金融资本来维持这种张力。我只能想到一个国家,那就是美国。


对照这样的标准,反观我国的创新环境和创新未来,有些地方是让我们悲观的,比如说,我们的教育还依然饱受传统应试教育的束缚,通过严格的规则将人类的本来应有的天真好奇消耗殆尽。但我们开始越来越多的看到一些面朝大海窗户在被打开,比如互联网的普及以及带来的一系列的变革,在让创新的条件可以跨越时空和人群来进行高效的配置。


未来已来,站在时代变革前沿的个体,将重构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创新经济的演进模式,那么,我们的企业和政府又该做些什么呢?


(注:“每周一书”是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的专栏,秉承“一书一世界”和“阅读你的生活”的理念,每周推荐一本书,每周五在方塘智库微信公共账号发布,欢迎交流。微信号:yeyijianbj )


(注:本文为方塘智库原创内容,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xufengchao@ftzhiku.com)


关于我们
方塘智库秉承 “东方智慧,全球价值”的理念,致力于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智库平台.研究领域:区域发展战略、文旅产业投资、城市现代治理、新型城镇化等。可搜索微信官方账号ftzhiku联系我们。


Copyright © 全国打印机批发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