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工业大学图书馆怎么样?吐槽辽工大的性生活

一瓶烧酒2020-10-10 09:46:36

(今天的歌好听到爆噢~)



我出生于1994年7月末,我今年21岁零5个月。


现在我大四。


我在二本上大学,比较好的二本,所谓比较好的二本就是,见着985得跪舔,见着普通一本心里有气儿,见着三本专科就跟鲁迅先生说的似的轻蔑地连眼珠儿都不转一下儿。我要说的重点并非在于二本,在于这里发生的事情以及它给我带来的性思维的转变。



By Alex Kanevsky Artist 

Via. @CNU_blank


我看美国青春片儿,hey sweetie I wanna U do it again,金发大妞儿和非裔大枪毫无尴尬症地践行了千年前东方古国董仲舒先生建立的“天人合一”哲学体系。


三年前去了韩国,我在七月份江原道西海海岸的午夜一点目睹60秒前还是陌生人的泡菜姑娘小伙子60秒后迎着海风一浪更比一浪强。


我的大学,辽西小城,这一亩三分地儿的姑娘小伙子们,他们的性交模式既不美式也不韩式,既没有清教徒的放浪形骸劲儿,也没有儒家资本主义的闷骚气儿,他们很隐秘,他们做到了隐秘。他们隐秘极了。


前些天我参加完了仅仅是麻痹我大四生活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之后几天我装模作样地在图书馆看书,因为我闲。


我读到,大概是七八十年前,林语堂博士称中国人之个性为“圆熟、忍耐、无可无不可、老猾俏皮”。


够巧。


1、圆熟。我搞不清每天和我朝夕相处、和谐共生的姑娘小伙子们究竟在何时与锦州城北的某家旅馆里创建了命运共同体。或多或少头昏脑涨下身湿滑的二十岁姑娘叫着身后的小伙子爸爸,几百公里外姑娘的父亲打着喷嚏,他们或许尚未得知自己毗邻性高潮的年轻女儿叫着另一个年轻小伙子——爸爸。


2、忍耐。我不告诉你。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有一场炮只有我们知道。友谊长炮只有我们知道。你,你,你,还有你,别想知道。


3、无可无不可。别那么严肃,我们的裤裆需要彼此。


4、老猾俏皮。《追风筝的人》里,仆人哈桑为少爷阿米尔追风筝时所说为你,千千万万遍。辽宁工业大学的青年们,他们当啷着阳具,默默诉说,为了上你,亿亿万万遍。小伙子多巴胺上头,姑娘们甘愿为屏幕另一端的雄性分泌汁液。



By Mari Le Bones

Via. @CNU_blank


我身高中等,长相中等,家境中等,体重中等。童年时代多看了几本儿百科全书上下五千年十万个为什么小学生优秀作文选,青少年时代没有目的地多看了几本儿古今中外作者个个儿名字震天响的书,到了二十岁,便被周围人称作“文艺青年李程光”,我不会乐器也不会画画,不会打游戏,不会打扑克儿,不会打麻将,不会打台球,不擅长任何体育运动,我不文不艺也不体。万万值得庆幸的是,多看几本儿杂书对心气儿有好处,也就是说,我从不羡慕谁,也从不瞧不起谁。


所以,中等有益于你去观察身边的所有东西。


中等的我无数次杵在辽宁工业大学的东门。


辽宁工业大学的东门是全中国所有正规全日制本科的大学的缩影。除了寒暑假,它肮脏而繁华,炒饭铺子混杂着地下水沟儿的腥臭味儿,网吧的灯光彻夜闪烁,周边上了岁数的居民的市侩面貌爆炸式增长,老实的孩子拎着八块钱一盒的盖浇饭三五成群地回到寝室,穿衣尚有品味的艺术系姑娘小伙子顶着最时髦儿的发型缄默不语,英雄联盟的游戏词汇以最高频次——“腾”地蹿进夜空。理发店的年轻小伙子举起风筒,吹干十八九岁姑娘的头发,风筒的噪音还没结束,一周后理发店小伙子便吻了椅子上姑娘的乳房。


我热爱我的大学,它的一切都像这个学校男男女女隐秘的性生活一样接地气,找不出第二个更贴切的词儿,只能是接地气。


朴实的小伙子神情坚毅,一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领着同样朴实的姑娘,把身份证放到锦州市区的某家快捷酒店。朴实的小伙子解开朴实姑娘的衬衫扣子,小伙子面色绯红,他说,我要对你一辈子好。朴实姑娘的手便不再遮掩于双腿之间了。


浪骚的小伙子更“吃香”。我给“吃香”打引号,因为在我并不雄浑的道德观里,这种吃香是否符合道德尚且存疑。——然而客观存在自有其道理,刚参加完研究生入学考试的我不会走向唯意志论。


浪骚的小伙子会轻而易举地和朴实的姑娘发生性关系。浪骚的小伙子会忘记他,时限也许是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一周,三天也说不定。


朴实的姑娘受了刺激,她接受不了自己严肃了十八九年的阴道轻而易举地向一根轻浮的阴茎缴械。朴实的姑娘伤心极了。朴实的姑娘要么痛定思痛,要么变得浪骚。



By Mari Le Bones

Via. @CNU_blank


所以你在这所二本大学的贴吧——是的,一种草根极了的校园社区,偶尔会看到类似于“XX学院王八蛋我X你妈XXX你他妈还我贞洁”、“XX学院XX专业XX班XXX是个渣男”的帖子,看起来既香艳,又令人耸肩。


付之一笑。


另一部分朴实的姑娘会变得浪骚,我不会停止男朋友,我需要饭票,我需要性生活。我破罐,我摔。


改编列夫托尔斯泰的话,朴实的姑娘小伙子都是相似的,而淫荡的姑娘小伙子则各有各的淫荡缘由。


淫荡的姑娘此处不表。


90%淫荡的小伙子以此为荣,并形成“好男人是大怂逼”、“我要坏坏的”、“坏坏的有魅力极了”、“被姑娘称之为‘好男人’即为我一生之耻辱、堪比大清国签《马关条约》的耻辱”等一干价值观。在性生活这一点上,他们笃信“我不渣我就操不到你”、“我渣我自豪”两大信条。


90%淫荡的小伙子自恃面容良好。


90%淫荡的小伙子被先于他淫荡的姑娘伤害过。这和朴实姑娘变淫荡是一个道理。


淫荡的小伙子遇上淫荡的姑娘,一切便顺滑极了,像是塞进了满满一坨衣服的滚筒洗衣机——


我需要被洗,你需要洗些什么。一切理所应当。周一他们有了联系方式,周二周三他们至少有30个小时在聊天,周四他们约会。周四的夜里,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


跑偏了,重来。


周四的夜里,徜徉在锦州四季空气的一声炮响,送来了淫荡小伙子和淫荡姑娘的第一份surprise.这一刻是美妙而甜腻的。



By Mari Le Bones

Via. @CNU_blank


油滑的小伙子说,怪不得你这么甜。姑娘羞赧,心说,妈的,他怎么这么会说话,可是我愿意把什么都给他。


这是我们最美好的年华,朴实的小伙子颤巍巍解开朴实姑娘的衬衫扣子,淫荡小伙子熟练地弹开淫荡姑娘的胸罩扣儿。前奏响起,音乐会开场,一切或波澜壮阔,或低沉嘶吼,或清朗畅达,或滑腻交织。


食色性也,谈笑风生。


清晨八点,七号楼、九号楼、图书馆六七八层、一二三十号楼,一声锣响,我们踏上轨道,列车运行,众生相展露,布幕拉开,我们一块儿入戏。


清晨八点的辽宁工业大学空气好极了。


空气里不再有精液和阴道的味道,我们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这是辽宁工业大学的性生活,我所理解的。我爱这儿,这没什么好说的。



By Alex Kanevsky Artist 

Via. @CNU_blank




2016.01.25

23:56

李程光


【旧文。全文中性词。无道德评价。】


年初,寒假,喝多了回家写的。可能因为标题指向性强,这文冷不丁儿在微博上的校友圈儿里火了一把,很多事儿不用说得直白,换言之,文里也写得够明白。


所有带着人类繁衍气息的活动都有一套优雅的运作方式,染色体让人类千差万别,一切猥亵、卑耻,以及男性本身对女性的粗鄙都该被扔进焚尸炉。


交媾的汁液汇成汪洋,独取最温儒的一瓢饮。


【封面图 By Alex Kanevsky Artist Via. @CNU_blank




公众号:一筐光


微博:@李筐筐


· 只写好玩儿的 ·



Copyright © 全国打印机批发联盟@2017